当前位置:   走进农垦 > 农垦文化

【圆梦小康征文】母亲的退休金

时间:2021-04-22 作者:孙国彦 来源:《中国农垦》 点击次数:12720

经过十几年的连涨,不知不觉间,母亲的退休金已经悄悄突破了3000元。具体的数目我不大清楚,但母亲却能准确无误地报出来,并且精确到分,言语间充满了喜悦和满足。但喜悦与满足的同时,脸上紧接着便氤氲出一丝不安:“你看看,不干一点活儿,国家还白给那么多钱……”给人的感觉吧,是老太太总觉得这退休金拿得不够心安理得。

我本来想用“这是国家对你们老农垦以往贡献的回报”等诸如此类的话来给她解释,但又想,就让老人保持这份朴素的感恩和知足,不是更好吗?于是我也就常常给她打气:“既然政策那么好,那咱就把身体保养得硬硬朗朗的,再活个几十年,对得起国家的照顾。”

最初,退休人员的工资都是现金支付,后来改为打卡,这让母亲和她的老姐妹们感到诸多的不适应:这看不见摸不着的,谁知道里面有钱没有?有多少?安全不安全……对于她们来说,这么一张小小的社保卡,怎么都不如用塑料袋包起来,藏在一个隐蔽的地方来得踏实。倒是几个老大爷表现得相对镇定些:放心吧,比你自己存放还保险,小偷都偷不走。但从他们并不够坚定的眼神里分明能看得出,他们对自己的话其实并没有足够的信心,大概也只是想在一群老太太跟前表现自己的见多识广吧。

为了打消母亲的顾虑,月底只要收到退休金到账短信,我都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母亲报个数,本月发多少、余额是多少,同样精确到分。电话那边,母亲不停地“哦哦”地应着,这才彻底放下心来,确信自己的养老钱乖乖地在卡里呆着呢。

母亲将近80,却自认为还不老,任我们磨破嘴皮,还坚持一人独住。我们每次回去看她,自然成了她最开心的事。张罗着买菜买肉,让我们吃饱喝足,又大包小包往后备箱塞、二百三百的悄悄往包里放。

母亲有老年病,每月吃药大概得五六百元,加上日常开销和时不时冒出的临时花销,所剩应该不多。然而,母亲几乎每个月都能结余2000多,不用问,肯定是省吃俭用省下来的。我们常常劝她,该吃就吃,该花就花,养老有我们兄妹呢。可老人总是听不进去,依旧我行我素。我想,对他们这一辈来说,可能只有看到退休金余额一点点不断往上涨,才会有一种安全感吧,“手有余粮,心里不慌”嘛。这样想着,我便也对母亲那种极致的俭省多了一分理解。

然而在有些事情上,母亲却相当的大气。新冠疫情暴发不久,全场组织为武汉捐款,给退休人员的建议数额是100元。刚接到通知,母亲就风风火火地蹬上三轮,前往分场办公室捐款,回来后还一个劲儿地说,要不是看人家都是那么多,她真想多捐些。也难怪,居家隔离期间,每天看疫情播报,母亲都揪心不已,愁得不停地叹气:看这灾多大吧!国家该有多难吧!如今,能为抗疫尽一些绵薄之力,对她来说该是多大的欣慰啊!

前不久回家看母亲,我告诉她说,已经定了,今年还要给你们涨退休金呢,标准和去年差不多,您的还能涨一百六七。母亲听了,最初的反应是吃惊,进而变为更为强烈的不安。“啧啧啧,今年灾那么大,又是病毒又是水灾,国家都那么难了,咋还给涨工资啊?都三千多了,已经不少了!”我安慰她说,就是再难,国家也不会冷落你们这些老人的。母亲满意地叹着气,嘴里不停地念叨:“有共产党领导,就是好!”


(作者单位:河南省黄泛区实业集团)


责任编辑:刊物编辑处

本网为非营利性网站,转载的文章并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来电、来函与我们联系。

主办单位:中国农垦经济发展中心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南路96号农丰大厦 邮编:100122
京ICP备11035685号-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728号